熱話題網_每日互聯網熱點話題_最新網絡熱搜網絡熱詞_互聯網熱門事件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成戰略

企業家 2015-11-05 14:47108未知熱話題小貝

10月31日上午,2015年復旦管理學獎勵基金會頒獎典禮上,徐匡迪理事長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微博)頒發了“復旦企業管理杰出貢獻獎”。 這個獎是2005年9月,復旦大學校友李嵐清用個人稿費作為原始基金發起成立的,也是中國人設立的管理學界第一個獎勵基金。從2014年起,基金會特別增設“復旦企業管理杰出貢獻獎”,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張瑞敏是首位獲獎者。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是戰略]

最具全球影響力的中國企業家

作為這項評選的終評委員會成員,我參與了最后的投票和討論。印象最深的是,馬云和另一位杰出企業家的支持度旗鼓相當,多投了一輪票才勝出。在討論階段,國務院國資委首任主任李榮融發言,“我在國資委工作的時候,曾經和比爾·蓋茨交流。他得知國資委管的企業有100多家,而且塊頭都很大,說,我管一個微軟已經壓力很大,你下面很多企業都比微軟大,你真了不起。我說,雖然它們比微軟規模大,但是沒有一個能像微軟一樣有windows這樣的產品去改變世界。”李榮融說,中國好不容易有了阿里巴巴這樣有能力影響全球的公司,馬云的貢獻非常大。

馬云去美國,經常和韋爾奇、索羅斯、比爾·蓋茨這樣的商界領袖交流,他“口無遮攔”,卻和他們心有靈犀,并被他們視為“最具全球影響力的中國企業家”。

在頒獎禮上,馬云說,阿里巴巴在摸索中學習了很多企業管理的經驗,但是始終堅信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同時也相信在中國文化中可以找到企業管理和文化的精髓。 “中國有儒家、道家、佛家,儒家講究人與社會的和諧,道家講究人與自然的和諧,佛家講究人與人之間心的和諧。我相信從東方的智慧、西方的運作、世界的大市 場中,可以找出一套屬于中國自己未來企業發展的治理理念。”他再次提出,我們正在經歷的變革,是從IT時代走向DT時代。IT時代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為 主,DT時代以服務大眾、激發生產力為主,從原來以我為中心變成利他、讓別人更強大,讓合作伙伴更強大,甚至讓競爭對手更強大。這需要企業管理更加透明、 開放、分享,懂得擔當責任、賦能別人。“IT時代把人當機器,DT時代則把機器當人,中間的挑戰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最后他發布了一條馬云式預言,30年后最優秀的CEO可能是個機器人。

頒 獎禮結束后,我和馬云在一個安靜的休息室聊了40分鐘。馬云是這樣一個人,你不見他的時候,覺得他也不像傳說中的外星人那樣了不起,說話隨性,有時也不謹 慎;但一旦見面,一旦他打開話匣子,奇思與宏論突起,妙語與智慧齊飛,又讓你覺得,我們往往低估甚至曲解了他的商業思想價值。

風清揚是氣中有劍,劍中有氣

秦朔:我正在做的朋友圈,希望在移動端建立一個高品質、全原創的多媒體方陣。同時我覺得,現在社會太撕裂了,我希望保持一個比較中立的姿態,恪守中道,凝聚更多共識。

馬 云:我覺得你的好處在中立,大家對秦朔的看法就是中立,不偏頗。但是你也要明白,到底什么是中庸和恪守中道?“中”其實是動詞,“庸”是最恰當的那個點, 不同時候的這個點是不一樣的。做媒體是要有自己態度的。怕的是自己沒有觀點,然后Nobody is happy,哪一派都不高興,中間的人是最少的。假如你以不犯錯誤為準,誰都不得罪,結果就是誰都得罪。

秦朔:媒體是公共平臺啊!

馬 云:我知道,我也是知識分子出來的。出來干事的人沒空說話。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關鍵是分析問題時要有深度,反對就反對,支持就支持。真正的中庸之道 是有自己觀點的。怕的是搖擺。搖擺就等于讀者看了之后會問,你的態度是什么?《華爾街日報》有自己的態度,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有自己的觀點。最怕是揉成一團。恪守中道就是要對一個問題有精確的理解,不要去拍任何人馬屁,但要讓人家覺得“哦,這哥們兒有 點貨”。

我的看法就是,今后的媒體一定是靠深度、角度。通過不同角度、深度和廣度來看 待一件事情的本質,這樣媒體才有靈魂。You know,你的嘗試一定是有前景的,中國企業家群體、企業家精神、商業文明,對中國經濟是有作用的。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你希望什么都是揉在一起的, 就沒有流派了。

秦朔:你的風清揚(馬云在阿里巴巴內部的花名)不是融合百家嗎?也不是明確流派啊。

馬云:我的風清揚是有自己的流派的,他的氣道和劍道高度融合在一起,他這個糅合是氣中有劍,劍中有氣的。

我 的看法是,未來中國企業家、中國企業文化、企業管理和治理機制是可以在儒家、道家和佛家的思想中總結出來的。其實你看看,儒家思想和基督教的治理思想有很 多是很像的,但是基督教更清晰、更有“銷售”水平。我覺得我們整個未來的商業脈絡,中國的商業脈絡,有一種可能是從西方出來的,有一種可能是國有企業的 (最早是蘇聯式),有一種可能是日本精細制造業風格的。我們如果說有創新的話,是學習了硅谷這一套美國體系,同時結合中國文化包括道家文化。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是戰略]

商有五商

秦朔:我正在做商業文明方面的研究,希望梳理出一個脈絡,就是說中國的商業文明是有主體性的,不是依附性的。

馬云:我是覺得我們的中國文化,在很多地方體現了優秀的東西。中國商道今天終于有了一些東西。商要有情商、智商、愛商、責任擔當之商,到一定程度還要有政商。這是五商。

這些很難湊在一起。智商高,情商不一定高;情商高,不一定愛商高;情商高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多擔當;有了擔當,有時候政商又有問題。這里面的商道,很多是要恪守中道,做最恰當的事。

希 望你的研究要走出自己的風格,切記恪守中道不是墻頭草。不要那么在意別人的評價。像我,有人會說馬云你5年前那么講,為什么現在這么講?我5年前就這點境 界,今天比5年前好一點。你怎么可能保證你20年前講的跟現在講的是一樣的水平?那不是說明我沒有進步么?!所以人家問我,你5年前不是這樣,現在怎么這 樣?太正常了,發生多少事啊,我也進步了,也可能退步了。辦媒體就像請客,這桌菜是請這批人的,那桌菜是請那批人的,這桌菜請的有問題了,那我了解、我修 正,這樣人家才會跟著你的路子去走。

秦朔:我是想先把主號秦朔朋友圈做好,以后再逐步開發細分的產品。

馬云:回歸到一個核心問題,初創公司最重要的是做簡單的事情。就一件事情。圍繞一個主題。做最簡單和最快樂的事情。不做大戰略一類的事情。初創公司,千萬不要去做這些事情。沒戰略,活下來就是戰略。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是戰略]

秦朔:最近阿里收了優酷土豆,會不會影響它的開放性?你把它全收了。

馬云:你擔心的是,哦喲,阿里會不會發胖啊,能不能消化啊?如果阿里走入封閉性,就該死,對不對?如果阿里是個不斷演化的開放生態,就像我們十五六年走下來了,那我們就能平衡好。

我 們不會傻到把一個東西弄過來搞搞死,變成我們的“工具”。我們需要這點東西么?不需要。有了優酷,我們反而擔當了更大的責任。有了優酷,中國視頻網站就有 三家不同的風格,給大家也有一個選擇。我們阿里今天做任何事情,根本點就是用互聯網思維推動社會進步。也許有的人干這個事情是為了更多的利益,我們希望是 干好它,真正干好它。當然,有些東西我們確實幫不了它,但如果它既吻合我的戰略,我又能幫它,何樂而不為?!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是戰略]

要看得通透一些,簡單一些

秦朔:上市這一年,阿里整個布局都比較大了之后,有什么樣的壓力呢?

馬云:壓力總會有,今天過了,明天又有新壓力。

秦朔:整個實體經濟的不景氣,會不會折射到互聯網上?互聯網會不會也出現一種所謂新常態呢?

馬 云:新常態,任何企業的增長到一定階段,都會有變化。三四歲的孩子(個子)長得多快,后來長(個子)的速度越來越慢,而這時長的都是腦子里面的東西了。今 天阿里可能還在十六七歲,增長到二十二三歲,他長的東西你就看不見了,因為是無形的。它在里面長。你現在要求十六七歲的公司長得要像小孩子一樣,還要求他 的經歷和智商都要七十歲,impossible。孩子時候,長的應該是身體,長不了身體了,二三十歲,就要長智商。企業也一樣。

你 說我有沒有壓力?當然有!這個孩子長得那么高,可能有些行為不得當,那就糾一糾,改一改,沒有關系的。爸爸媽媽是永遠擔心孩子的。但是要看得通透一些,簡 單一些。有些人會擔心討不到老婆,討了老婆又擔心不會生孩子,生了孩子又擔心會不會這樣那樣,天天要擔心,這樣怎么行?!

什么是商業模式?規模化盈利!

秦朔:你覺得互聯網的勢力、格局變化會不會有點新特征?原來有人說BAT,現在有人說ATM,美團點評合并了,O2O會是接下來很大的市場?

馬云:ATM,M是螞蟻金服!

現 在中國互聯網的很大問題,就是靠做交易量來融資。這種商業模式見了鬼了,5年都賺不到錢的。什么叫商業模式?商業模式很重要的考核指標之一,就是規模化盈 利。在沒有規模化盈利的情況下,都只能稱為商業行為,而不能稱為商業模式。今天中國互聯網中有幾家公司有真正的商業模式?百度、騰訊、阿里、螞蟻金服。因為它們有規模化盈利。什么叫規模化盈利?有100億人民幣的收入、30億以上的利潤。(秦朔:就這四家?)我們再找幾家,比如說還有一兩家可能也算,但模式有些老化了。

互聯網公司,要1萬名員工以上、100億美金收入、員工的人均創收達250萬到300萬人民幣的,全世界互聯網屬于第一方陣的就只有這四家公司——谷歌(微博)、阿里、騰訊、facebook。其他都是第二級別的。蘋果、惠普都是靠硬件,互聯網要靠服務費的。所以你這么一去算,就全想通了。

秦朔:BAT之后有第四力量嗎?新力量?

馬云:(新力量)可能是小米。但小米未來是不是能做到,要看它賺的是軟性服務費還是硬件利潤。

秦朔:你看美國啊,隔幾年就有新的力量出現,中國老是BAT。

馬 云:中國也不是一成不變的。百度有些壓力,阿里、騰訊如果做的不好,說不定也要跌出去。誰知道啊?!騰訊要是沒有微信呢?阿里要是沒有淘寶、沒有螞蟻金 服,我也不行。我們早些時候就認定一個理論,沒有一家互聯網公司能夠3年到5年都保持優勢的。所以我們形成梯隊發展、有機作戰,每一家公司,一個上,然后 退下來,再另一個上,形成一個循環。這是我們七八年前定的戰略,履帶戰略。阿里巴巴B2B需要修復,淘寶就當第一陣營,然后是天貓,然后接下來支付寶起來 了,過兩年再是云計算,再是菜鳥,一輪一輪的,因為每一個的優勢只能保持3年,然后回來修復,再開始輪換。這個問題,別人不會去這么想的。我們是亂想的, 才會想出這個。所以你用昨天的商業思維來看,怎么看怎么不對。

對“雙11”沒有壓力

秦朔:今年的“雙11”,你的壓力大嗎?

馬云:沒有,沒有壓力,無所謂。

秦朔:我們碰到有人說,去年“雙11”是571億,今年可能增長不了多少了。就是一個轉折點。

[馬云:初創公司,活下來就是戰略]

馬 云:有人還說我們會掉50%呢。好就好在各說各的。好與不好,11月11日晚上見分曉。都像股神一樣,轉化最快的也是今天說我們最不好的人。說不定還真沒 有呢,說不定還高出很多呢。沒干過的人老是想結果,干過的人只想過程,做好什么事,自然就好了。別人問的是南瓜什么時候長出來、多大,農民問的是水有沒有 澆好、種子有沒有挑好,我們只關心這個。

我和馬云的聊天有記錄,聊天前他短信我不是采訪。但是,當面對"五商"、"履帶理論"、"規模化盈利"等精彩觀點的撞擊時,我實在克制不住讓朋友圈的朋友一起分享的沖動。馬云,得罪了,這一次我沒有恪守“中庸”之道。

標簽關鍵詞:

 備案號:

聯系QQ: 郵箱地址:
六肖中特期期准 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