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題網_每日互聯網熱點話題_最新網絡熱搜網絡熱詞_互聯網熱門事件

國家隊重倉股 徐翔半年獲利4.5億

經濟 2016-01-19 16:53107未知熱話題小蝦

國家隊重倉股 徐翔半年獲利4.5億

  美邦服飾 曾是“國家隊”重倉股 澤熙徐翔半年獲利4.5億

  【特別報道】“不走尋常路”的周成建與美特斯邦威

  2016年1月7日,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美邦服飾”,002269.SZ)發布公告,證實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周成建失聯。外界猜測,周成建失聯或與此前已被逮捕的澤熙投資控制人徐翔有關。當周成建的更多往事浮出水面之際,與他個人一同來到十字路口的還有美邦服飾,這家曾經的中國本土休閑服飾第一品牌自2014年起遭遇拐點,如今面對實際控制人失聯,公司將何去何從?

  2015年7月或已被“盯上”

  從股票價值投資的邏輯看,2015年的美邦服飾怎樣也算不上一個優質標的。從2012年開始,它就從半年凈利潤增長600%的神壇巔峰迅速滑落,打響了尷尬的保衛戰。2015年上半年,美邦服飾出現上市7年來首次虧損,到2015年第三季度同比跌幅再度放大。

  但就是這樣一家半年多時間凈利潤虧損近2億元、沒有任何特殊題材的傳統企業,不但成為牛市中明星基金澤熙投資豪賭的對象,更是深受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后入市滅火的國家隊的青睞,外界看來這本身就足夠蹊蹺。

  隨著實際控制人周成建失聯,一段沉在水下的資本往事被重新翻出。他與澤熙老板徐翔之間耐人尋味的交集、與此前曾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浙商領袖郭廣昌的故交都激起了市場的想象。

  據多位圈內人士分析,周成建此次失聯很可能是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后金融反腐的一次余震。

  美邦服飾曾是“國家隊”重倉股

  “其實美邦服飾2015年7月份就已經被證監會的大數據監控系統抓到了,這套系統建立了一套模型提供指標預警,比如進倉信息顯示的投資組合和股價異動,7月初國家隊買入美邦服飾的總股數已經接近其總流通盤的15%,但是公司一直沒有任何公告。”一位知情人士對記者透露。

  據統計,自7月初國家隊出手救市以來, 中信證券 四大營業部對美邦服飾的凈買入金額均在1億元以上,合計買入金額達29.05億。美邦服飾成為國家隊凈買入最多的個股之一。

  記者查看美邦服飾2015年三季報注意到,在前十大流通股東中,一大票國家隊隊員赫然在列: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和因證金公司救市而設立的七個基金專戶通道全部位列前十大流通股東,總計持股比例達到了14.91%。

  這似乎與國家隊救市期間的投資偏好并不吻合。高盛報告曾指出,救市資金主要流向大型藍籌股,從持股標的來看主要以穩健防御為主,除了銀行、保險股外,抗跌的醫療健康板塊同樣是香餑餑。記者查閱上市公司報告發現,救市初期國家隊更是明顯偏愛中字頭股票,對石油、軍工、地產等行業布局較多,此后一攬子股票池也曾鐘情于基礎化工、有色金屬、電力等,在救市緊要關頭大力扶持一個經營情況并不理想的服飾股,的確令人浮想聯翩。

  根據美邦服飾2015年三季報,公司凈利潤當期大幅下降273.55%,并預測2015年將處于業績虧損狀態。2015年12月30日,周成建出席浙商大會在發表演講時表示,“我認為我自己做了太多不該做的事情,放棄了太多不該放棄的東西。”

  這樣一家業績走下坡路的公司何以引來國家隊的垂青?人們幾乎都知道了救市后的故事,身為“救市隊長”的中信證券發生反腐巨震,多位高管被查。

  澤熙徐翔半年獲利4.5億

  值得一提的是,微博名人“曹山石”早在2015年8月就爆料了股市異常波動期間的一條老鼠倉線索:“A跟著B買了2269(編者注:美邦服飾證券代碼)被套,剛好證金救市,C幫B用證金的錢打高2269,讓A解套。現在C被調查。A是官員,B是江湖大佬。”市場幾乎公認,C是中信證券,B則是澤熙投資掌舵人、去年11月1日被帶走調查的徐翔。

  當時就有人質疑,國家隊選擇在高位接盤,涉嫌助澤熙從美邦服飾解套。澤熙對此發布公告否認,稱澤熙旗下某單一信托產品持有的美邦股票早在2015年4月20日之前就已全部減持完畢。

  不過,澤熙無法否認的是,其在美邦個股上的投資回報相當驚人。2014年9月26日,澤熙1期與澤熙11期分別通過大宗交易方式,以9.72元/股,分別買入美邦服飾2600萬股與2030萬股。2014年9月29日,澤熙1期和澤熙11期通過二級市場,以10.72元/股和11.26元/股全部拋出。由于2014年9月26日為周五,這意味著,僅一個交易日后,澤熙1期和澤熙11期賬面獲利就超過5700萬元。

  在高價大筆減持的同時,2014年9月29日當天,澤熙旗下的澤熙6期通過大宗交易方式,以9.82元/股的均價大筆買入美邦服飾5055萬股。6個月后,2015年4月1日到4月20日,澤熙通過集中競價方式出清所有股票。按照其公布的出售均價17.66元計算,澤熙6期在美邦服飾上賬面獲利高達3.96億元。加上澤熙1期和澤熙11期,澤熙半年時間通過股票操作就獲利4.5億元。而美邦服飾2014年年報顯示,全年凈利潤僅為1.46億元。這就是說,澤熙不到一年的獲利是美邦服飾一年凈利潤的三倍。

  分析人士稱,反觀澤熙在美邦的資本騰挪,至少有兩大疑云。一是2014年9月澤熙介入后很短時間內,美邦服飾發布籌建上海華瑞銀行的大利好,但當時公司業績正處于扭盈為虧的敏感時點,卻帶來一波股價炒作。而在澤熙離場前,美邦服飾實施了10股送5股轉10股派1元的高送轉分紅。

  二是澤熙2014年買入美邦服飾時,與美邦大股東、周成建和女兒持股的上海華服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華服投資”)默契十足。2014年9月26日,美邦服飾剛剛宣布華服投資將減持5%,3天后就被澤熙6期單一資金信托增持,使其成為第三大股東,時間點如此無縫對接曾引來市場圍觀。換言之,徐翔曾是周成建的“接盤俠”,兩人被認為交情匪淺。

  對于美邦服飾與澤熙的關聯,美邦服飾證券事務代表徐斌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關于和澤熙的傳聞,我不方便評論。”

  周成建曾落淚感激郭廣昌

  基金圈內一直有傳聞稱,徐翔經常“應邀”為上市公司高管炒作股價,甚至在大股東減持時聯合媒體包裝新聞。自從徐翔被公安機關帶走,并被確認有“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的老鼠倉行為后,多家澤熙概念股上市公司高層曾一度失聯,包括 東方金鈺 、寧波中百、 向日葵 等。

  甚至2015年年底短暫失聯三日的復星集團掌門人郭廣昌也曾傳出或卷入徐翔案。究竟郭、徐二人是否真的過從甚密尚未蓋棺論定,但郭、周兩人的交往史的確非同尋常。

  有親歷者回憶,美邦服飾上市的慶功宴上,周成建站在深圳最豪華酒店的宴會廳T形臺上對來賓落淚,稱最要感謝的人就是站在身邊的郭廣昌。

  一位浙商向記者透露,如今人脈雄厚的郭廣昌本人出身寒微,但復旦出身的他頗有學識,這使他在大多白手起家的浙商圈內備受推崇,“不少從浙江走到上海來的商人都曾受到過他的幫助。”

  此前《中國企業家》曾刊發名為《“中國大買手”復星》的文章,這篇揭秘其國際化出海操舟術的文章中特別提及,“在項目投資過程中,服裝類投資郭廣昌會找周成建,如果是消費類,他會問問 上海家化 的葛文耀。”

  記者還留意到,兩個人有著投資交集,比如同樣參股了由上海市團委、上海青年企業家協會牽頭的新疆金百歲農莊食品有限公司,而周成建本人是該協會的副會長。

 

  美邦服飾2013年年報還顯示,周成建曾是上海市浙江商會會長,該商會現任會長正是郭廣昌。

標簽關鍵詞:

 備案號:

聯系QQ: 郵箱地址:
六肖中特期期准 开奖